Grazy益达

∠( ᐛ 」∠)_废柴益达

有你就好 上(短文)

请勿上升真人谢谢!      Grazy益达

第三人称视角*     公园。。。(有惊喜,但愿别成惊吓)

蒋易按照吉诃给的地址来到这座美丽的。。。街心公园,不来是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,可却不见其人。就算这再安静,再没人,再漂亮也安抚不了他快要爆炸的内心

【深呼吸,别冲动!变成魔鬼就变不回来了!!!】
坐在草坪上,伸手用力拔着地上的草,就差吃进去了。

“真的是!什么破学长!拿什么破资料,没次都是我来!不公平啊!!”蒋易气的抓起一把,草带根带土一起拔起来。

“我的天呐!少年好。。。怪力。。但你为什么要破坏公物?”海宇拿着手机到这里,就看见蒋易连根带草带土拔草,真是吓的海宇连头发都卷起来了。

蒋易带着愠怒的眼神瞟了海宇一眼“等人!人没来,迟到了。诶不是你谁啊,多管闲事”低下头抱着资料继续拔草,嘴里还骂着“你妹妹吉诃,你姐姐吉诃,你妈妈吉诃,你爸爸吉诃你全家吉诃!怎么不上天集合!?”

海宇走到蒋易旁边坐下,尴尬的笑了笑(尬聊)挠着头“我我我我。。是来拿资料的,对对对不起迟到了”充满抱歉的声音。看了蒋易还在拔草的手,还是把他按住了,阻止他继续破坏草坪。

蒋易一听他是来拿资料的,一把甩开他的手,转过头瞪着他,却没料到自己撞进了一双充满星星和抱歉的眼神【我。。。靠!刚刚站着太阳反光没注意到长得这么好看,太温柔的眼神】

向来骂人很流利的蒋易只能磕磕巴巴的说“你....你..你...为什么...这这么晚才来?浪浪浪费我我我的时间,资资资料给你!”一把把资料塞进海宇怀里 海宇也就顺手揉了揉蒋易的头,轻笑起来,弯弯的笑眼里仿佛藏着被人揉碎了的钻石,特别好看。

这下蒋易整个人被撩到飞起,耳根全红。“喂。。喂我又又又不是小孩,别摸我头!我得回去了,还有事要办 以以以后别再迟到就行”一下子站起来,同手同脚的离开了他觉得的是非之地。

“谢啦!”海宇起身拍了拍粘在裤子上的草碎,朝着蒋易说着(也不知道听见了没有)往反方向离开

回到自己工作室的蒋易坐在电脑前发呆。

【哪位学长长得太好看了!尤其是眼睛。。。不是吧!自己被掰弯了!?无所谓了,遇上他我都不想直了。还不知道学长叫什么呢!也没有联系方式啊啊啊啊啊啊!】思春少年。。蒋易

吉诃从外面回来,就看见蒋易对着黑屏的电脑犯草痴,傻笑。。。非常无语的拿着拿铁绕到蒋易的位置推了他一把“干嘛呢?这么傻笑。资料给海宇没?”看了蒋易一眼悠闲的喝着拿铁。

“啊?海宇?那个学长叫海宇?”蒋易一听到有关于他心中那个学长的信息立马眼睛一亮。猛的抓住吉诃的手,死死的盯着她

“昂。。对啊,张海宇有什么不对?”吉诃貌似看出了什么端倪“你你你不会是想要追他吧!我的天,我还以为你是纯直男,不弯的!”满脸震惊,一脸小岳岳样“我的天~呐。我支持你!加油吧!”

“手机号给我,求你了”亿年不屈服于人的蒋易为了学长开始撒娇求人。

“他的手机号我是没有,但我明天有个惊喜要给你,还有请你控制好你的情绪,男女受受不亲谢谢!”

蒋易放开了她,吉诃揉了揉发红的手腕回头看看蒋易,叹了口气“啧啧啧,沉迷于暗恋的少连糊不醒啊!!”转身走出门外。

时间一直跨到。。晚上蒋易的梦中。。

“嘿!蒋易”熟悉的声音回荡在耳边,蒋易四处寻找却找不到声音的来源。突然离自己差不多二三十米远的人转了过来,蒋易看的不是很清楚,有些害怕,双腿又不争气的发麻,只好瘫坐在地上,颤颤抖抖的从兜里掏出眼镜带上,擦了擦镜片才看清那人,是海宇。

他走了过来站在自己面前,白衬衫,月光把海宇衬的有些白。衬衫刚好遮住下摆,只露出一双又白又直的腿,蒋易完全看呆,海宇看着蒋易笑了起来,很好看,眼睛好想比以往都亮,走近了,一下子坐在蒋易的跨上,一下失了神,因为他感觉到海宇下面什么都没穿,自己那位不争气的支起帐篷,海宇坐在自己身上,也察觉到了什么,一把抓住蒋易的领带,伸手把他黑框眼睛摘下来,海宇抓着领带的手一用力,两人只剩下一个指甲盖的距离 近的蒋易能数清海宇的睫毛,海宇覆上蒋易的嘴唇。。。

就在这时,是的你没猜错,铃声响了梦醒了(我说过不写肉的。但我没说不写一点点肉末段子,啊!我快把我自己恶心死了:))

蒋易一下坐了起来,看了看被子下面,【好嘛!张海宇你个妖精,不追到你我就不姓蒋!】

立马起身换衣服,把换下来的被子和床单团成一团扔到洗衣机里,从柜子里再找出一床铺在床上【啊!真麻烦!】从餐桌上随手拿了片面包塞进嘴里,下楼开着车急匆匆的飞去工作室

爬上五楼,把自己瘫在座位上,闭上眼,刚好敖墨嘴里叼着包子,一手提着豆奶(是喝的,不是蒋易家的豆奶) 从蒋易身后经过,用空闲的那只手用力糊了一把蒋易的头“嘛呢?气色那么不好,昨晚熬夜了?啧啧啧夜生活狗丰富”拍完蒋易的头,拿出嘴里的包子说

“去你的!我昨晚做了一个特别可怕的梦,哈~没睡好蒋易打了个哈欠“没睡好”揉了揉眼睛趴在桌子上准备再去梦里找他的学长谈一谈,刚趴着没多久就被敖墨从后面扯住领子。“我去!你neng死我算了!”蒋易快被气炸 ,把头埋在桌子上做了个手势给敖墨【快滚!做你的事去,别打扰我!我要睡觉】

敖墨明白手势以后,无奈的耸了耸肩“本来还想问做什么梦了”自讨无趣的回到自己位置上

蒋易又做梦了。。

这次真的是个噩梦。。

未完待续。。

快把我自己写死了,这篇短文就分上下吧
都是瞎编的请勿上升真人 只是个破造糖啃啃的

评论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