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razy益达

∠( ᐛ 」∠)_废柴益达

做个炒饭引发的“战争”

这里Grazy益达,谢谢你还在.

日常(。ì _ í。)


请勿上升真人✖️1243







蒋易坐在咖啡厅里就点了一杯白水,一口没喝,又纠结又烦躁的敲打桌子,一会儿看着白水,一会儿看着咖啡厅对面那栋小蓝楼第9楼。


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后,一位身穿米黄色的女士坐到了他的对面,深吸了一口气指着蒋易,手指有些颤抖,显然是被气到的


“蒋易!你这是怎么搞的嘛啊?!做一个炒饭都能吵成这样!当初你俩在一块儿的时候,天天腻在一起,吵都不带吵得!”这位女士看了看蒋易面前的水。“你喝过没?”


蒋易愣了一下连忙把水推到女士前面。“你喝,我没碰过。”


这位女士拿过杯子就一口气喝完了,然后接着骂:“不是我说你,你都不去哄哄,你这...不哄还还嘴,活该被踹出来!”


蒋易一脸大型犬咬坏了沙发被主人赶到门外,委屈巴巴的样子。


“我...我本来也不想啊……可他炒饭非要加海鲜,加海鲜也就算了,还不让我加卤蛋……然后我好好跟他讲,他不听,我俩就一块急眼了”


这位女士的手机被气的咯噔咯噔的直响。“如果刘胜瑛现在刚开始劝的话,我就应该打个电话上去,让她别给你说好话,直接让你俩自行解决!”叹叹气,叩了叩桌子。


“但既然是有求于,但是如果你下次再让我知道你俩这样!小心我金靖和刘胜瑛就不会再让你们渡过瓶颈期了!听到了吗?!”


金靖一掌拍在桌上,不仅吓到了蒋易,也吓到了服务员以及店里的顾客,金靖对店里的人说了抱歉后,打了个手势让蒋易的耳朵贴近些。


“这回可是最后一次帮你了!走,上楼!”


蒋易就跟着金靖一起离开了咖啡馆。


楼上第九楼。。。


“我的天啊!海宇你在干什么?收拾行李?去哪啊???”刘胜瑛进门后大吃一惊。这房子里空了一半了……


“我回青岛,或者去公司。反正我绝对不会再回来这里,什么人啊!”张海宇从卧室把衣服什么的全都拿了出来,整理了好几个箱子。


刘胜瑛把海宇拿出来的东西全放回原来的地方,“不不行啊!你不能走....你走了我就要被金靖给骂了(小声嘀咕)”


海宇没有听清,停下了收拾的脚步问道“你刚刚说什么啊?”


刘胜瑛被吓了一下就说“没没什么,就是如果你回青岛了以后我们想找你出来不就不方便了吗?”


“没有什么不方便的,你们少我一个不都挺自嗨的嘛?每次和蒋易都走在后边.....”海宇闭上了嘴,又开始收拾行李。


刘胜瑛看出不对劲,就开始说蒋易的好话,争取点儿时间让他们有机会挽留


“可是海宇,你离开以后我会好伤心的,都没人在我和金靖吵架的时候出来和解了啊!没有人会跟着我们一起上百乐门了啊……”


海宇一下没有听到刘胜瑛的声音就转头看了看。结果刘胜瑛泣不成声了。


“不是....你怎么还把你自己说哭了呢?”海宇递给刘胜瑛一张纸。


“我一提到百乐门我就想哭啊……你说我们已经将近一年多没合作了,你离开这儿了不就不能跟我们一块儿上百乐门了吗?”刘胜瑛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那哽咽。


“刘胜瑛,你还没明白百乐门的用意了吗?他们要发展的是新的卡司,不是让我们这些旧的来撑场,这些事又不是没考虑到”海宇又递了张纸给她,“我们也不是小孩,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些什么的。”


“海宇,我不知道你还在为这件事情难过,我还跟你发脾气……”蒋易在半掩着的门后听到了这些,海宇每次在睡觉前多多少少在愁着百乐门。过了一个多月,以为他放下了,没想到还没放下。


海宇挥了挥手,表示自己不想回答这些问题,把行李箱的拉链拉上离开的那一瞬间。蒋易对海宇说了句


“我还想跟你磨剧本。”


海宇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。。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两年后,



















“蒋易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!你又想跟我吵是不是????”

“海宇我错了还不行吗?这剧本你觉得怎么改舒服就怎么改吧!都随你了!”


“你俩能不能别腻歪了!!!!排练去!”



欢欢喜喜的END( ´▽`)



总的来说还行吧……

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