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razy益达

∠( ᐛ 」∠)_废柴益达

蓝海事务所·三楼传说(3)

我真的特别懒。懒到一定境界。可是我看见你们还喜欢着我,我就坚持了下来。‎其实。。我有好多存稿的。没发。比如说。。你们想看的梗我全记下来写完了。‎(∩❛ڡ❛∩)

请勿上升真人谢谢

接上文

“告白啊!”蒋易暴露了小孩的性格,一脸耿直的看着吉诃,换来了他的一声叹气。

“没用啊,我都告白了好多次了,他都当我开玩笑。”吉诃紧了紧手,抬着头,再把目光投向蒋易“可能他不喜欢我吧。”

蒋易愣了愣,挠着自己的后脑勺。毕竟自己也没有喜欢的人不知道怎么说才好,但还是开口“不会吧,嗯....他喜欢的话一定会对你有所表示的,既然不喜欢,何必强求对吧。”

吉诃听了这句话,“没想到你这么会安慰人,刚刚在局里我以为你就是这么高冷话少。”

“我我我我只是慢热而已,不是面瘫!!!”蒋易小孩子性格指使他炸了毛。

吉诃忍着快要笑喷出来的心情,伸手拍蒋易的肩“说不定海宇就喜欢像你这种小孩子性格的呢?”

蒋易没有听出来吉诃的言外之意,点了点头。

“噗哈哈哈哈哈哈哈,我的天,蒋易你实在蠢得有点可爱,告辞!”【脑补杨迪版告辞】吉诃看蒋易这样实在忍不住就边笑边跑了。

蒋易看着吉诃疯跑的背影.....到底是什么意思啊?

第二天早上,蒋易打着哈欠去蓝海的时候,刚打开门迎面就是一只鞋“啪”的拍在他脸上 ,海宇冲过来从他的脸上拿走了鞋并道了歉,转身就追杀吉诃。

“吉诃!!!!!你站住,你是不是又把我的事情说出去了?”

蒋易见状赶紧冲上去把他俩隔开。“海海海海海宇鞋下留人诶!!别打女生啊!”

海宇一听,女生???“蒋易,你是不是眼睛有问题?用你价值三千万的眼睛看看,这货是女的吗?他男扮女装就这么把你给骗了啊?”

蒋易价值四千万的脑子炸了,在看到吉诃的一瞬间炸了。

吉诃...锅盖头,桃花眼,一颗虎牙,眼角的泪痣,还白....大鸡鸡的...女孩子????

蒋易气绝身亡....KO.

“你看你把人吓成什么样了!?你要cosplay去漫展!这里是办案的啊!!!!”海宇扶额插腰。

“那你昨天还叫我姑奶奶,说我一个女孩子家家的”

“我这不是看顺了吗?”海宇把吓晕倒在地上的蒋易拖到沙发上,看着他脸色“我去,吓的不轻啊。啧...有点像丧尸”手伸到蒋易鼻子下的人中,拼命的掐。

“我去!海宇我刚刚梦见吉诃是男的。还对我说喜欢你”蒋易被掐的生疼就一下子弹起来。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告诉海宇他做的这个怪梦。

吉诃走过来向蒋易招了招手,抱歉的笑笑“对不起啊,我特别喜欢cosplay,所以吓到你了真是不好意思啊”

海宇听了蒋易这番话,一掌盖在蒋易头上,隐忍着怒气。“我俩都是男的,请不要再把他喜欢我说出来,他瞎说的你也信?”盖头的手一下子滑倒脸上,狠狠地掐了一把蒋易的脸。

“诶!!!疼疼疼疼!放手啊啊啊啊。”蒋易吃痛的叫着。电话铃就在这种时候救了蒋易一命“停!!!接电话要紧啊!!!”

海宇才放开蒋易的脸,收回手,坐上老板椅开溜了。吉诃静静地站在蒋易旁边偷听电话内容。没开免提听不见。

“嗯,我是...行...好...好...马上赶过来”蒋易收起手机,满脸严肃,“案子来了,走吧。有事干了。”

海宇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,吉诃冲上去稳住椅子,两个人满脸震惊异口同声的喊“我去!这么快,真有案子啊?!”

蒋易点了点头,自行出了门。海宇和吉诃紧随其后,互相望了一眼“我们不是在做梦吧。”

上海市桎梏区双门警局。

“这次什么案子?”蒋易一进去就走到难案所,推开门拉出桌前的椅子一屁股坐下来。

“这次,案子很奇怪。”吴彼站在写满字的白板前,背对着蒋易,“那两个孩子来了吗?让他们进来一起听。”转过身面对着蒋易坐下。

“喂!门口的,要听就进来一起听,光明正大的。”蒋易张口喊了句。海宇和吉诃就慢悠悠的走进来。

海宇眼中亮着,嗯,他眼里只有案子。他很想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案子会调动这么多的警察。“这个案子有多难为什么要调动那么多警察调查?这不是浪费公共资源吗?”

吴彼也不生气,只是挑了挑眉,上下打量了海宇,笑着说“你还没听过,怎么知道这案子不难的?”吴彼敲了敲桌子,把案件的资料推过去给三位。“这个案子之所以棘手,因为这里面还掺杂着一些群众的描述——灵异事件。”

蒋易皱起眉头,满脸不解“灵异事件?这世界上是没有鬼的,这些人怎么这么迷信啊?”把手里的资料一下子拍在桌子上,看着吴彼毫无变化的脸。

“我起初也不信。但是我到现场去了以后,我真的信了,我们一般侦查案件,都是从尸体和周围来找线索。可周围什么都没有,干干净净,尸体也不知道怎么死的,全身完好无损,面部表情也没有太过的狰狞,而是安详的。最诡异的是,尸体在被我们发现时是半浮空的,没有任何助力物,连根铁丝都找不到,发现尸体的三个人,其中一个年龄稍大些的说,这三楼楼梯口是死了很多人。然后我回去翻了下以往的未完成悬案,的确有三四起是在那栋楼发生的。而且每一位死者走时都很安详,也都是半浮空的状态。当时发现死者的人,其中有一个还是小孩。只是因为跟同学打赌,上去闯的人。然后就被吓到了。关键孩子被吓到到现在还精神失常。这件案子说棘手也不棘手,你们说该怎么办吧。”吴彼揉了揉鼻翼,一起略显疲惫的说。

“我想看看尸体。”海宇看着资料的目光转移到吴彼身上。

未完待续。

评论(4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