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razy益达

∠( ᐛ 」∠)_废柴益达

蓝海事务所·三楼传说(2)

前面两章过个度。。后面就好看了嘿。。
回家真好是吧。

很高兴为你们服这个务

接上文。

吉诃往后退了退,“我不”

海宇对着吉诃笑笑“不会把你怎么样的,你过来有话跟你说。”手攥紧了那张广告纸。想了想,就上前把吉诃拽到一旁小声的骂着吉诃

“我去!你不看看我们现在的处境?都快没钱儿了,连个案子都没有,你还招一人来。关键是这人看了你的广告还傻,就直直的奔咱这来了。这回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转身就对着站在门口的蒋易笑笑。

吉诃觉得这是无聊未遂,招一人讹上自己还被自己喜欢的人骂。真是蠢到家了!

“先生对不起,你是不是找错了。我们这不招人了。因为没钱没案子”吉诃走上前看着比自己高了快四层楼的蒋易,咬着自己的鄙视说“什么案子都没有是真闲啊!我怕我们这对您招待不周。看看我们这环境你也知道吧。”

“没事,这环境我出钱装修,案子不急。明天就会有一案子找上门。”蒋易不急不慢的吐出这句。

海宇本来对蒋易说的话不怎么感兴趣,但听到说明天有案子可以破,整个不可思议的冲到人面前“明天会有案子?大神您里面请着。招待不周,还请多担待。”海宇扯着人就把蒋易推到自己常坐的老板椅上就问。

“你为什么那么可定明天会有案子来啊?”海宇顶着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蒋易。

“我猜的啊....”

空气突然安静....

“开玩笑的。因为我自己在警局里也有处理一些案子。最近没事儿出来瞎溜达。结果碰见你们这广告。觉得挺好就来了。安静,挺好处理案子的。”蒋易回看着海宇,“你,这儿探长啊?”

海宇愣着还被问懵了一时语塞“我我我我我我我....”跟卡碟了似得。

“啊,对啊。他是这儿探长。”吉诃救急,海宇在心底感谢吉诃救命之恩

“对对对对。怎么了?”海宇终于通了这卡碟。

“明天我会把我那的团队带一半过来。你就是他们领头的了。”蒋易站起来。准备离开这里,被海宇拽着
“我我我我我我我...”得,又卡碟了。“我是他们的领头???”

“是。”蒋易回答的我干脆又利落

“现在我们就各回各家,躺下碎觉。。”海宇直接把吉诃和蒋易赶出门外。

就剩下他俩在风中凌乱。

“他...”蒋易还没完就被吉诃接下去说。

“他就这样。激动了。以后习惯就好,反正现在天也晚回家吃饭了。”吉诃正想踱步而去,却被蒋易拉住,“你能跟我讲讲海宇吗?”

吉诃忍住想笑出来的心情。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声。抬头看了看已经深蓝的天和马路边已经亮起来的路灯,又回头看了看蓝海事务所楼上已经看着的灯。“海宇,是个外表孓,心里都是这心软那心软的小孩儿。”

吉诃和海宇从小就混在一起玩。跟好兄弟的那种,以至于海宇把人当男的看。吉诃也不像平常女生穿小花裙,就爱穿裤子配T恤。她和海宇都喜欢看些什么侦探小说,喜欢解谜,破案。

就有一次他们家那边胡同口闹死人 ,海宇也不怕的就钻过警察拦的那条黄色警戒线。那时候海宇也没有多高,也没怎么引人注意。直到他站在尸体旁边的时候,才被警察注意到,想把他拉出去。可...海宇看了一眼就把这杀人案给破了。震惊了警察。

“这人不是自杀。是他杀。因为他耳垂下面有个洞,是个细针插破了耳前淋巴结,而且看死者的脖子就知道,一根紫色的细线顺着脖子直接穿到心脏,让心脏骤停。造成死亡”海宇站在死者坠落的楼下往上看,“栏杆是新的,中间一半是生锈的”

然后警察就按着海宇的话做了个证明。他们正想找海宇的时候,他已经不见了。

“说真的,从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海宇超厉害。我...喜欢他啊...”吉诃抓紧着手

“告白啊。”

评论

热度(10)